是一个 论点分析平台。

你们应该怼饱醉豚,而不是去怼简书。简书没毛病。

问题是你想用twitter举例,说明国外月亮比较圆,国外都是怼川普没人怼twitter这个平台,来说明国人也应该怼饱醉豚不应该怼简书。如果是这个意思,我上面的意思是,twitter也是会删除言论的,国外也有人认为twitter应该删除某些有害信息,所以你的论据不成立;如果不是这个意思,请说明你上面引入twitter想通过什么来论证你的观点。

烟雾弹

我的例子引入twitter的原因,只是因为川普用twitter。我的例子要说明的点在于:怼人而不是怼平台,跟具体平台是什么没有任何关系。

你们应该怼饱醉豚,而不是去怼简书。简书没毛病。

问题是你想用twitter举例,说明国外月亮比较圆,国外都是怼川普没人怼twitter这个平台,来说明国人也应该怼饱醉豚不应该怼简书。如果是这个意思,我上面的意思是,twitter也是会删除言论的,国外也有人认为twitter应该删除某些有害信息,所以你的论据不成立;如果不是这个意思,请说明你上面引入twitter想通过什么来论证你的观点。

不相关的谬误

twitter也会删留言,跟“大家怼川普而不是twitter”的行为无关

你们应该怼饱醉豚,而不是去怼简书。简书没毛病。

问题是你想用twitter举例,说明国外月亮比较圆,国外都是怼川普没人怼twitter这个平台,来说明国人也应该怼饱醉豚不应该怼简书。如果是这个意思,我上面的意思是,twitter也是会删除言论的,国外也有人认为twitter应该删除某些有害信息,所以你的论据不成立;如果不是这个意思,请说明你上面引入twitter想通过什么来论证你的观点。

扣帽子

没人打算说国外的月亮比较圆

你们应该怼饱醉豚,而不是去怼简书。简书没毛病。

问题是你想用twitter举例,说明国外月亮比较圆,国外都是怼川普没人怼twitter这个平台,来说明国人也应该怼饱醉豚不应该怼简书。如果是这个意思,我上面的意思是,twitter也是会删除言论的,国外也有人认为twitter应该删除某些有害信息,所以你的论据不成立;如果不是这个意思,请说明你上面引入twitter想通过什么来论证你的观点。

虚假原因谬误

用twitter的原因只是因为川普在twitter上发表了他的不当言论,然后大家怼川普。如果川普在新浪微博上发表这些言论,那么我的例子就会换成新浪微博。

你们应该怼饱醉豚,而不是去怼简书。简书没毛病。

我说twitter是证明你上面拿twitter当论据没有说服力,而且会证明我的观点。

不相关的谬误

XX在YY平台上发表了不当言论,应该怼XX。这是我上面要说明的内容,YY可以试用任何平台。重点不在于twitter,你把反驳重点放在twitter完全跟主题不相关。

你们应该怼饱醉豚,而不是去怼简书。简书没毛病。

平台不应该删除任何没有违法违规的内容,这个我觉得没问题,而饱醉豚的言论有没有违法违规也不应该由简书来评定,所以在司法机构对他定性之前,简书理论上确实不应该删除他的文章。但首先简书CEO公开说明应该给他的所有文章点赞,作为平台的中立性已经丧失,这是大家抨击简书的主要原因,不然抨击简书的人会少很多;第二个简书删除了另一篇反击的文章《再见简书》,这篇文章同样没有被司法机构认定违法。理想情况下,简书作为一个民间平台,我们不应该抨击简书,但在现在的实际情况下,抨击简书没有一点毛病。

乞求论点

饱醉豚在11月6日就发表了文章《为什么程序员是出轨率最高的群体(支持双十一程序员脱单专场)》,在这之后简书CEO发文说应该给他的所有文章点赞,请梳理好再喷网友。我说简书删除文章《再见简书》,什么时候说这个证明简书认可饱醉豚的观点了?我想说明的是,简书已经不是你认为可以存在多元思想的平台了,他已经删除了没有被司法机构认定违法的文章,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能让简书删除饱醉豚的文章,以减少对我们的伤害。

你们应该怼饱醉豚,而不是去怼简书。简书没毛病。

平台不应该删除任何没有违法违规的内容,这个我觉得没问题,而饱醉豚的言论有没有违法违规也不应该由简书来评定,所以在司法机构对他定性之前,简书理论上确实不应该删除他的文章。但首先简书CEO公开说明应该给他的所有文章点赞,作为平台的中立性已经丧失,这是大家抨击简书的主要原因,不然抨击简书的人会少很多;第二个简书删除了另一篇反击的文章《再见简书》,这篇文章同样没有被司法机构认定违法。理想情况下,简书作为一个民间平台,我们不应该抨击简书,但在现在的实际情况下,抨击简书没有一点毛病。

不相关的谬误

简书删除《再见简书》的文章不代表简书认可饱醉豚的观点

你们应该怼饱醉豚,而不是去怼简书。简书没毛病。

平台不应该删除任何没有违法违规的内容,这个我觉得没问题,而饱醉豚的言论有没有违法违规也不应该由简书来评定,所以在司法机构对他定性之前,简书理论上确实不应该删除他的文章。但首先简书CEO公开说明应该给他的所有文章点赞,作为平台的中立性已经丧失,这是大家抨击简书的主要原因,不然抨击简书的人会少很多;第二个简书删除了另一篇反击的文章《再见简书》,这篇文章同样没有被司法机构认定违法。理想情况下,简书作为一个民间平台,我们不应该抨击简书,但在现在的实际情况下,抨击简书没有一点毛病。

烟雾弹

简书CEO给出【应该为他的所有文章点赞】的时间为2016年11月,并不代表简书CEO认可饱醉豚的观点。

你们应该怼饱醉豚,而不是去怼简书。简书没毛病。

你的意思是twitter没有删除过有害信息?twitter保留了一部分有害信息,也删除了很多类似的信息。如果你认为twitter做的对,不就是认为平台有责任删除某些有害信息;如果你认为twitter做的不对,你上面的论据又能说明什么呢?我倒是赞成twitter的做法,对一些明显是错误的言论,会对很多人造成伤害的内容进行删除,以避免更多的人受到伤害。

不相关的谬误

重点不在于twitter是不是采取了删除操作,重点在于应该抨击发表言论的人。

你们应该怼饱醉豚,而不是去怼简书。简书没毛病。

你也说了,自有民间舆论去施加压力,谁发表了,谁支持了,都应该受到压力。既然简书的老板支持了,他就应该承受他的公司受到压力。

先前的谬误

人家简书CEO没支持饱醉豚的观点啊,前面都已经辩论过了。